首页 >文章内容
内容:

 

 

        陈振峰随笔 ▪ 想不到……

 

 27日,阳光灿烂。

 为补上尚未完成的家访工作(还剩四位学生),我骑上两轮摩托车前往30公里外的苍南县龙港镇三垟9王德悻家。

三垟是龙港镇一个边缘小村,河道密布,小桥众多,路窄弯多。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三垟7号人家,可是,任凭我左观右察就是不见9号踪迹。于是跑到河道对岸,再次鼓起勇气询问正在洗衣服的村嫂。村嫂微笑着说:我们这边门牌没有单双号分开,7号左侧第二间就是9号。我说那儿没门牌,你可以敲门嘛,找谁呀?村嫂边撩起低垂的长发,边扬眉幽问。

当她得知来意后,马上带我前去询问。开门的是位80多岁的老人,他说9号是他儿子的,这里根本没有姓王的人,说我搞错了。

也许你会问,干嘛不用手机通知学生或家长?其实期末考前两天,我让每位同学检查自己的地址及联系电话是否正确。当时德悻把父亲的手机号码涂了,涂得严严实实,同时在傍边补上自己的手机号码。当时我认为他父亲手机应该是停机了,如今拨打德悻的手机,同样也停机,唉!可能是我抄错地址吧!于是打电话向其他学生求助。反馈的信息:德悻好久没上网了,手机停机,无可奉告。

返回,不甘心;继续,没方向。正当我抱着侥幸心理在三垟瞎兜时,前方100米处忽然出现类似于德悻的背影,于是加速上前,果真是德悻。

我什么也没说,一直注视着德悻。而德悻也转过头傻傻的看着我,良久,他跳了过来说:老师,你什么时候来的?我以为这边只有我一个人,你是不会来的,家访的时间不是过去了吗?

当我怀着失而复得的惊喜载着德悻来到他家时,我傻了:砖块、石头、铁皮垒成的破旧小屋,没门牌,屋内地湿物杂,狭小的空间连转个身都有点困难。

德悻冲着一位穿红色睡衣,吃力地抱着一大盆换洗衣物,正准备就着河道洗刷的女人喊道:妈妈,我老师来了。德悻妈妈马上丢下手里活儿,热情地迎上来,惊讶的说:啊,你们学校的老师真好,这么远也来家访,太辛苦了,德悻考得怎样?我一直夸德悻,夸得妈妈连见着邻人也神采飞扬,德悻则在一边悠着憨笑。

这学期德悻表现的确不错:学习自觉,专业成绩两个A一个98分;作为班级保卫委员,到期末结束时,班级财物也没有受损,课间或放学后,班里所有椅子总是齐刷刷摆放在桌子正下方,桌子横排直行井然有序。这些景致倾注了德悻多少情感与付出,真的要好好感谢他。

当我问起门牌这事时,德悻苦笑着说:老师,这间房子是租来的,没门牌,9号是我乱写的,真对不起。

当我问起手机时,德悻妈妈说:“德悻昨天去充了20元,可能充错了,不过他爸爸有手机啊!

我拉过德悻,追问原因。我也没想到我的手机会出问题,我认为爸爸的手机号码放在那里也没用

想不到……

来源: 作者: 发布时间: 2013/6/19 0:07:11 点击数: 12
Copyright © 黄友上名班主任工作室·技术支持:晨阳网络.. All rights reserved.
查看流量统计
Copyright © 黄友上名班主任工作室·技术支持:晨阳网络.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