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文章内容
内容: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陈振峰随笔  家访,让我心酸让我痛

 

 

201021是黄道吉日,南来北往的迎亲车队摩肩接踵,煞是喜庆。然而我的心情却是沉沉的、酸酸的。

早上10点,我们骑车抵凤巢乡山边村张友平家。懂事的友平既开心又有点犹豫,开心的是老师为他一个人而驱车几十里前来家访,犹豫的是自家的房子:门,木板钉成,没有门框;灶,几十年前的老灶,没有使用煤气;椅,参差不齐,没有一张像样;电视,小的可怜,没有闭路;地面,凹凸不平,没有水泥铺就。

对门阿嫂说:“这孩子真可怜,这么小就要烧饭、洗碗、洗衣,还要照顾70多岁的奶奶”,“他小时候很聪明,成绩特别好,后来家里没人管,晚上跟他人瞎跑乱混,学坏了”。也许你会问——他爸爸妈妈干嘛去了?据了解友平爸爸在外省矿山给人打工,妈妈在水头镇给人加工皮件,平时他们也难得回来,好像大人也没在一起……

当我与阿嫂交谈时,十米之外个子瘦小的友平红着脸,不自然地耍弄着村里的健身器械,好像在接受批评或倾听审判似的。对于友平的家境与身世,我既想了解又碍于情面不敢细究。临走之前,我让友平在自家门口拍张照片,我想以后应该为他做点什么。

12921,我与钟维磊老师、陈宇嵘老师对高一计算机(2)班50学生中的46位逐一串门家访,获得的信息如下:单亲家庭5位,父母双双外出打工6位,父母一方在外打工21位、父母残疾2位,开残疾车9位。

在这四天里,我们学生的家长表现:一见面就说孩子不行的8位,躲在楼上不下来的4位,主动叫我们进屋的8

家访,让我心酸让我痛

来源: 作者: 发布时间: 2013/6/19 0:07:23 点击数: 13
Copyright © 黄友上名班主任工作室·技术支持:晨阳网络.. All rights reserved.
查看流量统计
Copyright © 黄友上名班主任工作室·技术支持:晨阳网络.. All rights reserved.